科学书稿配图谈:莫要“照片需时方恨找”

      这一生年轻的时候,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别人正是思量着穿什么时髦流行的凉鞋T恤或花衣短裙的日子,可是我和我的同事们却又要像候鸟似的手持冰镐雪杖,背负鸭绒睡袋和鸭绒衣裤远赴雪山冰川,去为自己喜爱的冰川环境科学考察度过又一个寒冷的“夏天”了。不过真正的候鸟们总是冬天往南飞,夏天飞回北方,而我们则是夏天爬上寒冷的高原高山,冬天回到同样是寒冷的城市。夏天不属于真正的冰川人。       几十年…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警惕核电站安全问题

日本“311”地震、海啸和核泄露灾难不仅仅是日本一国的国殇,也是大灾难,就如同2008年四川“512”大地震一样。我是亲身经历过四川大地震的人,每当看到对于那次地震的相关报道,都是在泪水悲痛中唏嘘不已!这次看到日本地震和海啸还有核泄露的大灾难各种消息时,感同身受,伤心落泪。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跑马溜溜的康定城

一曲《康定情歌》传唱了大半个世纪,越唱越响;唱响了五洲四海,越唱越广。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对它的旋律莫不耳熟能详,有人统计过,世界上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会唱康定情歌。 美丽的地方总是会产生美丽的情歌。作为中国人最喜欢的景观大道上一个最璀璨、最闪亮的明珠,康定的景观之美、美丽的景观之多,实在让人玩起来流连忘返,看起来美不胜收,说起来滔滔不绝。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蜀山之王贡嘎山

位于四川盆地西沿的贡嘎山,海拔7 556米,既是青藏高原东缘最高峰,也是横断山脉主峰。由于它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所以又称蜀中第一峰。 贡嘎山全名叫做木雅贡嘎,意思是木雅人的冰雪神山,木雅是康巴藏羌民族的一支,既称木雅藏,或称木雅羌,有人研究指出,木雅部落是我国最古老民族之一党项羌族的原居地。目前的主要聚居地在贡嘎山西坡,那里保留的石雕楼和同属甘孜州的丹巴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桃坪羌碉楼如…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风光别致的元谋土林

在《徐霞客游记》中有这样的描述:“……涉枯涧,乃蹑坡上,其坡突石,皆金沙烨烨,如云母堆叠,而黄映有光。时日渐开,蹑其上,如身在祥云金粟中也。”徐霞客在这里所说的就是云南元谋土林景观,如今已成为我国著名旅游景观之一。 2010年1月中旬,我因到云南省元谋县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有幸去了距县城约30千米的物茂土林考察。虽然以前我也到过元谋,但只是路过,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只知道这里属于金沙江南岸一个比较…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怀念雅风先生

惊悉我国一代冰川学宗师,我国冰川冻土和泥石流学科创始人,冰川冻土研究所创始人,国家地理杂志创始人,我们敬爱有加的施雅风院士于2011年2月13日以九十三岁高龄在南京仙逝,在无限悲痛的感怀之中,我虔诚地从书架上取出近年来施先生给我的书信题词手稿和有他亲自签名的专著及合影照片,一边再次阅读着先生那谆谆而热情的话语,一边回忆起先生那慈祥而智慧的音容笑貌,不禁热泪盈眶,慨然感赞:先生冰川冻土事业开启百世福…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5条评论

沉痛悼念施雅风先生逝世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于细微之处看大师风范

今年是由施雅风先生开拓创造的中国冰川冻土科学研究事业五十周年以及施雅风先生九秩华诞,作为一名也在冰冻圈中跟随施先生一路走过了35年的普通科学工作者,在这盛世庆典的欢快喜悦之中,除了油然而生的自豪和荣耀之外,同时还有对这位中国冰川之父大师风范的景仰、尊敬和不尽的感激。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横断山——中国冰川的“绿色”故乡

“窗含西岭千秋雪”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名句,以居住在成都平原的人们的特有视角赞美了横断山绵延千里的雪山冰川。而亲临其境的毛泽东更是以伟人和诗人的胸怀对横断山北部的冰雪世界进行了酣畅淋漓的讴歌——“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若谷冰川历险记

上世纪的1970年代,我和我的同行朋友有幸参加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最大型科学考察——青藏高原自然资源综合科学考察(简称青藏科学考察,考察队简称青藏队)。 1975年初夏时节,当我们完成了对藏南浪卡子县境内的抢勇冰川观测布点任务后,随后便马不停蹄地转战藏东南的波密县易贡流域上游的若谷冰川进行为期近五十天的定点科学考察。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