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马溜溜的康定城

一曲《康定情歌》传唱了大半个世纪,越唱越响;唱响了五洲四海,越唱越广。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对它的旋律莫不耳熟能详,有人统计过,世界上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会唱康定情歌。

美丽的地方总是会产生美丽的情歌。作为中国人最喜欢的景观大道上一个最璀璨、最闪亮的明珠,康定的景观之美、美丽的景观之多,实在让人玩起来流连忘返,看起来美不胜收,说起来滔滔不绝。

康定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坐落在折多山下一条狭长的山间河谷之中,一座跑马溜溜的山,山下是一条日夜奔流不息的折多河,河岸两边就是康定溜溜的城。

康定历史上又称打箭炉,传说曾经是诸葛亮南征孟获打箭造枪之地,这说明早在蜀汉时期这里就是人类活动的一个重要地方。城南的公主桥虽然早就被川藏公路宽大的钢筋水泥桥取代,但唐朝文成公主赴土蕃和亲的历史故事则成了当地各民族世代相传的美丽记忆。在城西南的榆林宫和城东北的二道桥,数百处温泉出水点则使这座海拔2500多米的高原古镇即使在严寒的冬季也暖意浓浓。不少温泉水既可以洗浴治疗还可瓶装饮用。在笔者参与的康定有关旅游规划中曾将榆林宫的温泉作为甘孜州大“8”字形旅游路线康复、休闲度假中心,经我们的采样分析,康定许多温泉均达到医疗或饮用的相关标准。

距离康定城北26千米的木格错风光迤俪、风景迷人,是炎夏都市人避暑的好地方。木格错又称野人海,是第四纪古冰川退缩以后留下的冰蚀冰碛湖泊。折多山东坡的冰雪水和夏季的雨水贯注其中。湖水滋育四周和下游的高山灌丛和原始森林,若是每年的四月来到木格错,满山的杜鹃花色彩斑斓,如潮流浪涌,满湖的涟漪翻泛着碎金细银般的亮光,令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城西的折多山,最高峰海拔近五千米,沿川藏公路盘旋而上,在三千米左右的折多塘,开始出现古冰川堆积,越往上,形迹越突显,堆积越丰富,侧碛垅,终碛垅,漂砾,古冰斗,刃脊,角峰,古冰斗中的石冰川舌,由于第四纪以来山体的抬升,至少可以发现两级古冰斗······在古冰斗出口附近的基岩上还能发现断续分布的磨光面,如果停车攀爬到冰川遗迹的近处还可以观察到不少的古冰川擦痕和冰川解体释负后形成的新月形岩石“劈理”。

折多山在第四纪古冰川最盛时,曾经是一个四周延伸着许多冰舌的冰帽冰川。距今一万多年前,随着近现代冰后期的到来,冰帽冰川解体了,但却为我们留下了一整套古冰川作用的侵蚀和堆积地貌系列,它和同属甘孜州的理塘、稻城海子山一样,将成为科研、教学、旅游观光的重要基地和景区。

随着川藏公路进一步改造,康定机场的建设,以榆林宫为中心点的“8”字形大旅游环线交通网络的完善,康定这个集历史文化、自然风光为一体的景观地会因为是四川盆地进入高原民族地区的第一重镇而大放异彩。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